回眸中国围棋:1989年 应氏杯决定时代战役
双色球推荐

作者:admin 阅读:
收藏
连载十八 1989,应氏杯决赛第五局,决定时代的一战
有些事情,后日里想起,只觉得那一天应该是天风浩荡,河岳苍茫,时代的交接点,在那些泛黄的书页宏阔的叙事里,有着最辉煌的底色,像是法尔萨拉斯的凯撒,像是阿克提姆的奥古斯都。
可是,那些日子,对于当时的人们,也不过就是太平常的一天,留于纸笔的记述,依旧是油盐柴米里的小小悲欢。日子在一天天的过,炊烟和灯火,准时的勾勒出关于人间的一切,在饭桌上在收音机里在电视中看到新闻的中国棋迷们,也不过是一声轻淡的叹息,输了,下一次再赢回来,也就好了。
没有人知道,这条新闻,让中韩未来二十年的围棋道路,就此注定。也没有人相信,这一次输掉比赛之后,中国围棋将会被一水之隔的韩国,压制整整二十年的时间。
新加坡,聂卫平黯淡的神情映在布满了棋子的黑白棋盘,对面,是曹薰铉兴奋的面容,在2:1领先的情况下,他被对方连扳两局,痛失冠军。这是韩国人在世界棋战中的第一次夺冠,从此,高歌猛进的“围棋皇帝”,开始用他棋盘上的才情,让世界在往后的二十年里,臣服于韩国棋坛的一脉单传。而给中国围棋带来过无数荣耀的棋圣,也从此从神坛上缓缓走下,鬓生华发,在时代的脚步里,慢慢变成面颜安详的老者,只剩下棋谱和挑眉间偶尔流露的凌厉,让我们回忆的起热血澎湃的旧时光。人间沧桑,天意难问,无可奈何。
参加首届应氏杯的十六位棋手,都是在应昌期先生的邀请下,以个人名义参赛。东京的五大超一流和老将藤泽,关西的第一强者桥本昌二,旅日的台湾双雄,“怪腕”王铭琬和经沈君山亲自考核后送到日本的王立诚,中国的四大名将,也是在擂台赛上战绩最显赫的聂卫平、马晓春、刘小光、江铸久,韩国第一人曹薰铉,还有旅澳的老将吴淞笙,美国人麦克雷蒙,围棋世界最强大的王者们,尽数汇聚在了应昌期搭起的舞台,以黑白子间变幻莫测,决战出世界第一人的位置。相较于冠军奖金是1500万日元(约合105万元人民币)的富士通杯,应氏杯的冠军奖金达到了440万美元(约250万人民币),足足翻了一倍还多,若以日本头衔战赏金排序以定等级的传统,应氏杯和富士通杯之间的差距,几乎与作为“大头衔”的本因坊和作为赏金最高的“小头衔”的王座战之间的差距等同。这自然说明着应氏杯的影响力,棋道固然神圣,可凡尘人间,也总有俗愿万千,能名利双收,总是一件极让人愿意倾力一战的事情。
中国的四位棋手,在首轮中的签运显然倒霉了一些,除了聂卫平遇上美国棋手麦克雷蒙算上保送,马晓春对上了藤泽秀行,刘小光和江铸久的对手,则是六超中的加藤正夫和武宫正树。可也正是这样的对局,倒是给了我们一些惊喜,“遇强则强”“外战外行”的江铸久,再次把他的这一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,拿下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,正在用“宇宙流”惊艳世界的武宫正树,也就成了江铸久乱刀之下砍杀的又一位名将。这两年的世界大赛堪称“武宫时代”,前两届富士通杯,武宫正树狂风扫落叶一般战胜群豪,磅礴气势里,落子提子流水行云,也用两个世界冠军,为自己的辉煌生涯划下圆满的节点,可偏偏是在应氏杯上,首轮就被江铸久淘汰出局,在属于自己的世界大赛时代里,留下了难以弥补的缺憾。两位中国选手杀入八强,和富士通杯中的情形,大体相似,剩下的六位选手中,则有五名日本棋手和一名韩国棋手,曹薰铉击败了王铭琬,赵治勋击败了吴淞笙,小林光一和林海峰在内战中击败了王立诚和桥本昌二,五大超一流,只损一位,再加上老而弥坚的棋圣藤泽秀行,如果按照这样的格局发展下去,日本棋手包揽冠亚,几乎又是板上钉钉的定局。
可围棋,又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能够预见得到未来的事物呢。
第二轮比赛中,藤泽秀行和加藤正夫继续日本内战,另外三位超一流,则各自遇到了来自中韩的对手。林海峰对阵江铸久,另外两局,都是极有看点的较量,聂卫平遇到了在擂台赛旋风前,曾经番棋惨败过的赵治勋,曹薰铉面前的,则又是那个从年少时就纠葛到现在的老朋友,去年刚刚在富士通杯上淘汰过自己的小林光一。
像是胸中那股属于围棋的英雄豪气,终于撞上了命运设置的关卡,那些沉凝黯淡的时光和旧日鏖战的往事,总要在今日的舞台寻一个了断,冲过去,便是天空海阔,所向披靡,就是双龙破阵,意气凌云,那是日本围棋多少年来凭借厚度和锐度搭建的万里长城,是六大超一流以才情风华构筑的铁桶阵,在那样的世界里,中韩围棋,注定在围棋版图的边缘角落。而如今,当代表着这两个围棋边缘地区的第一人,以决然之势轰然撞上六超的防线,那曾经固若金汤的统治,也终究露出了一丝缝隙。
哪怕一丝,也就够了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九层之图起于毫末,时代的转折,当多年后回看,只是一场胜负里,昂然或落寞的神情。
曹薰铉斩落了小林光一,聂卫平在赵治勋面前完成了复仇,林海峰击败了江铸久,藤泽秀行继续着自己的老将传奇,浩荡出征的日本五大超一流,竟然尽数在四强面前折戟,而更有趣的事情,是四强中剩下的日本本土棋手,其实只剩下了一位藤泽秀行。我们像是感知到了围棋女神的讯号,似乎一切都像是八十年代的擂台赛故事一样顺遂,在海峡两岸的国人们眼里,应氏杯的冠军,已经提前交到了中国人的手里。
可林海峰率先失约了,聂卫平用两个一点,再一次击败老前辈藤泽秀行,像是展露出所有獠牙的蛟龙,在决赛中严阵以待,而曹薰铉,那个一直被认为是顶尖,却不是超一流的棋手,那个在日本和韩国,都隐约被人视作“外来户”的漂泊者,用干净利落的2:0,拿下了最难以被彻底击败的林海峰。中韩第一人会师决赛,这个如果赛前开盘,恐怕没有人敢下注的结果,就在每一个人的眼前变成了现实。如果说聂卫平已经用擂台赛证明了六超并非不可战胜,那么,这样的结果,就证明着哪怕在日本群雄围追堵截,六超几乎尽数上阵的世界大赛里,中韩的顶尖强者,依旧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。
在杭州和宁波完成的前三局较量,聂卫平在先折一阵后连扳两局,率先拿下赛点,在此之前,聂卫平的存在,就像是每一个中国棋迷心中的定心丸,我们知道他可能已经没有办法拿下每一场比赛,但在那些最关键的较量里,笑到最后的,一定会是他。所以,当大比分领先,当比赛移师新加坡,当第四局比赛终于开始,那些期待胜利的眼光,已经自信的投向棋局,站在比赛场的应昌期先生,也已经在期待着,自己当初举办这项世界大赛的目的,能够在第一届的比赛里,就如愿以偿。
可是,围棋世界最大的魅力,正在于那些永远鲜活的未知。
应昌期先生的期待,终究在落子的刹那里落空,在几乎全局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,聂卫平选择了太保守的下法,终究以一点之差,错过了夺下冠军的机会,中国围棋的第一个世界冠军,也在这一点的差距里,蹉跎了五年光阴。而当应老先生在1997年驾鹤而去,心中依旧挂念的,还是中国棋手在应氏杯上夺冠的那一刻。十四年后,当作为聂卫平弟子的常昊在受业于曹薰铉的李昌镐面前夺下应氏杯,将师尊的旧日黯然心中夙愿尽数偿还,决赛的棋谱由应明皓先生带走,焚在了应昌期先生墓前,袅袅青烟里,若应老地下有灵,不知可得开颜一笑。在输掉了第四局后,气势已经从聂卫平转到了曹薰铉手里,而在决胜局,曹薰铉也确实没有再让机会溜走,他完成了也许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最重要,也最精彩的一场对局。中盘获胜,聂卫平几乎没有找到任何机会,只能坐视着“围棋皇帝”就此加冕,而我们,也终究见证了那个战无不胜的战神,那个给过我们太多惊喜的棋圣,就此缓缓下滑。那些天意弄人的事迹,至今想起,依旧难言,如果第三局和第四局之间没有间隔那么久,如果聂卫平所乘坐的飞机没有经停曼谷,聂卫平也没有阴差阳错的下了飞机,在赶飞机时出了一身汗,被机上冷气吹的感冒发烧,他能不能在第四局里就直接终结比赛?
 竞技体育里当然没有如果,可作为棋迷的我们,是多么期待着那些如果,是多么遗憾着那些如果啊。这样的一次胜负,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,曹薰铉开始一路上升,最终成为了第一代统治围棋世界的韩国棋手,而聂卫平则从此盛极而衰,把所有的巅峰所有的荣耀,都在这九十年代即将到来的当口上,全部留给了那个热血的八十年代。
当然,日本棋手的统治并没有结束,在8月份结束的第二届富士通杯上,恰巧是两位韩国棋手和两位日本棋手的捉对厮杀,曹薰铉和徐奉洙分别迎战武宫正树和林海峰,结局也正如预期,即使是在最如日中天的日子里,曹薰铉也从来在武宫身上讨不到便宜,从1967年两人在日本的比赛开始,曹薰铉面对武宫正树连战连败,想要拿到一胜都是难上加难。而“野草”徐奉洙险些完成了大逆转,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,让林海峰继续涉险过关,去和武宫正树连续第二年巅峰搏杀。“六超”们连续第二年包揽着富士通杯的冠亚军位置,也让日本围棋的统治地位,虽然露出缺口,却依然坚不可摧。
但中国围棋呢,当聂卫平憾然离去,我们突然发现,在聂卫平怒海狂潮的连胜里,隐藏了太多的东西,除了聂马,中国棋手在韩日大将面前,依旧难以争胜。当然,也有好消息,1988年的名人战里,一个叫做常昊的小小少年,击败了名将王群,爆出了大冷门。世界大赛的失败里,这样的消息,没有给中国棋迷们什么鼓舞,但当时间流去,人们终究会明白,这个少年日后对中国围棋的沉沉分量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上一篇目录下一篇
友情链接: 个人运营棋牌游戏幸运快三大小单双彩票下载